记住密码
搜索
返回列表
查看: 3290|回复: 17

十月中国行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9-21 05:53:0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9-21 05:59 编辑

十月,本差将负荆到中国走一圈,具体路线是:

10月1日-5日,成都交流会。
10月6日-9日,西安。
10月10日-13日,北京。
10月14-18,上海(视情况可能去南京、杭州)。

想见延清姐姐本尊的,到时露个头,各路英雄会会也好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发表于 2012-10-7 23:25:07 |显示全部楼层
想见Dear年轻姐姐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5:36:1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1-23 08:45 编辑

贴一点与工作无关的各地细节吧。

成都:回国像悬浮在半空中的羽毛落了地,吸饱了人气、地气。最后一夜,舞魔夜临。腿伤后两年半没跳舞咯,成都又狠狠耍了一把。音乐砸过来,关在灵魂瓶子里的魔终于按耐不住了,迸将出来,立顿带我到另一个世界。每一个细胞都尽情狂欢。像回到了当年的舞蹈课上,与奔放的南美朋友热舞。不疯魔,不成活。嘿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同行的同学们都玩得淋漓尽致吧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5:45:1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1-20 10:42 编辑

西安:自从读大学开始,十几年都与南方人打交道,尽管变形虫一般,练就了一身随物赋形的本领,可始终觉得自己有些部分无法贴入南方,水乡始终是他乡。直到2011年去了西安,这个方正直阔的古都,才知道——北方,北方,俺的根在北方哪!厚道、实在、大气,让俺内心舒展,何况有俺多年吃不到的花色面食。

还没到西安呢,老乡就来了消息:来了就住俺们家,跟回家一样。一到西安,就是一桌子家乡菜等着。那是啥滋味。泪花花的滋味,回家的滋味,有木有。

孔祥秦老师是个如此快乐有趣的人,像一刻不停流淌的河。人老了,就是“爱钱,怕死,么瞌睡”——他用陕西话对我说,笑得我东摆西坠的稻穗儿似的,直不起腰来。离开西安上火车去杨凌,孔老师一直送到火车进站口,还非要买张站台票送上火车。告别时,我竟又是热泪几欲盈眶,有木有。暖如慈父。我猜,该是这滋味吧。西北人的待客哟,让人心窝窝里暖。

从未有过交集的高航mm特来陪伴呢。还有好些因从成都赶不回来而见不上的同学纷纷发来短信呢。还有,还有八年未谋面的大学故友从河南抱了儿子来看我呢,简直与大学时没有两样,可分明是两样了。时光啊,是给人披上一层华丽的外衣,只是总有些褶皱,这里或那里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6:29:1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1-20 09:20 编辑

北京:一进清华校园,看到满园子的自行车,我就心痒痒了。何况来接我的徐同学居然骑自行车一溜烟儿来。更不消说我是坐在他的后车座上到达聚会现场——我也要骑!徐同学毫不犹豫地应允了。跨上自行车,乘着风,穿梭在绿树成荫、荷塘清朗的清华园,一路骑回了学生时代。热忱的代同学把自己的事儿撂一边,专职来作我们的导游。惬意,就一个字。一张张年轻的脸,提醒我,嗨,撑是不中用的,廉颇老矣,老而不死,是为贼。俺这老贼一枚,窜回校园来偷昨日情怀了。

北大处处曲径通幽,著名的未名湖畔花黄枝茂,小岛耸立,好一个谈恋爱的去处。湖水泱泱,映着博雅塔的影子——这塔像一支笔尖指天的铅笔。北大“猫协”的大佬们也一个个肥得霸气,难不成也是学问满腹?与聂同学和祁同学最后坐到草坪上,混迹人群,瑜伽伸展,多么接地气。旁边一群老生带着新生玩破冰游戏,那叫一个无邪。历史的校园,一茬一茬的新人,交织在北京城的一角。聂同学的几张照片与这校园浑然天成;而我呢,终归是外来嫁接的——游客。

学生时代,早排在我的童年之后,被拍在沙滩上了。但是偶尔穿越回去,真美。

附件: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7:24:1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1-24 08:54 编辑

上海:俺的大本营。交大主场。嚯,PPT,西装,多功能厅——当年的杂牌军变成了今天的正规军。台上刷刷坐齐了俺们四任老社长——倍儿有面子。试探着拨打代同学10年前的电话,问:“你有一分钟么?”他说:“给你多长时间都可以!”撇下怀孕五个月的太太,跟我们一呆就到夜里十点。当年都还是青青的葱时便一起出生入死的,此时在校园再见,恍如昨日重现,亲切是笼着旧日的烟一起来的,尽管今时的他们当爹的当爹,大员的大员。遇故知,不管在他乡还是本地,都是别有一番滋味,上心头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8:23:0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1-20 08:31 编辑

苏州:姑苏之夜,与文丐才子抚腹笑谈。丐兄一副弥勒菩萨喜相,一派魏晋文士风范。见俺只点清淡素菜,遂大手一挥叫了萝卜大肉、沸腾鱼片上桌侯俺。斋毕漫行流水窄巷,足登相门城墙,下至护城河畔吹朗朗秋风……丐兄叹曰,“风流可拍古人肩”也。又说起深秋凌晨,护城河畔的木栏布满厚厚一层霜,踩霜晨走——好一幅令人神往的秋图。俺因没文化、不认字而屈居下风,无法以才学正面端庄阻击,只得插科打诨,卖乖耍宝,胡乱歪楼;实则暗赞此人深如泉井,淘之不绝耳。因丐兄之尊而在心田为姑苏多留了一寸地,多描了一片彩。呜呼,姑苏夜色,永远在我心中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8:42:1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3-1-11 05:49 编辑

苏州次日到杭州,一日一天堂,第三天上午冲到复旦,下午杀至南京,晚上已经在回山东的火车上——马不停蹄二十多天,我体能已经撑到了极限。需要不断地转换自己的频道,接收不同地方、不同人的不同电波,并即刻作出反应。又或者,时空转换太快,就像一天吃五顿快餐,灵魂消化能力不够强的话,真有些赶不上身体的步伐。然而愉快是不打折扣的,谁让我是天生的人来疯。何况有爬也要爬来看我的小新新。另有肖周两条好汉陪我等火车,晚点两个小时也矢志不渝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0 08:51:3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1-23 08:31 编辑

家乡。火车上晃荡了一夜,大清早到站。姐姐噔噔噔跑来,拿手里的大衣将我一把裹住,顺手紧紧抱住我。我笑说,记忆中净是姐姐姐夫来车站或机场接我、送我,接我、送我。上次走时我说明年再来看望病榻上的奶奶;半年后我便又回来了,而奶奶早已化作一抔黄土。用十几年前上坟用的草蓝,装了五个小菜、茶酒烟,请了香和火纸,自己动手叠了金银元宝,探望亡人。天阴了,北方的冷风已有冬意。给坟头添添土,下一春的播种季节,坟头就会不见了。

山东大学应山大师生的盛情邀请,在家呆了三天,便在母亲不甘而无奈的目光中,启程去山大。不成想,似乎在这里不经意间碰到了自己的根。当年,还没来得及认识家乡便离开了这片土地。曾因故一斧头砍断血淋淋的根,亡命天涯,自称无根人,漂泊在外不回头。每次回来足未沾尘便拔脚逃亡。第一次来到孔夫子驻扎的山大校园,质朴厚重的古风令我心怦然。山大学子听说我要“回家乡”,“欣喜若狂”,奔忙接待。仿佛一下掀开积满尘的盖头,“故乡”赫然出现,原来如此这般模样,我竟从来不知不见不闻。我无可称道的家乡,是否可以借点光来沾沾?故乡,我这不肖子孙可配得上你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2-11-24 15:11:1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ancy 于 2012-12-5 03:19 编辑

还有很多,如在成都宽窄巷子晃悠悠的人群中与向同学狂奔;在西农与邹莹妹子共枕眠;法门寺的变迁,关中风情园与盼盼老师的倾谈;在杭州又是没有过交集的董姑娘夫妇带我游灵隐;以及你,你,还有你。。。言不尽意,留在心中吧。

总之在国内八省十地兜转一个多月,从东到西,从南到北,从夏到秋再到冬。所到之处,堪称一步一莲花。离开时,满心欢喜,超载而归。善哉善哉。自问吾何德何能,享此殊缘。唯有至诚感恩,再期相会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